百姓新闻  >   人文  >  正文

秦淮八艳中的青楼女子到底薄情?

文人常常说青楼女子薄情寡义,但是青楼之中,是毁约背盟的女子多,还是寡义薄幸的男子多?不妨看看同为秦淮八艳中的例子:

秦淮八艳中的青楼女子到底薄情?

马湘兰:与大才子王百谷曾是名噪一时的神仙爱侣,吟诗做画,许下无数海誓山盟,早有终身之约。湘兰痴恋,至数十载后仍未忘情。然而王百谷终究碍于物议和前程,不敢取青楼女子为妾。

卞玉京:与另一位大才子吴梅村缘定三生,然吴先趁玉京不在,对其妹纠缠不清,后又对婚事推诿搪塞,始终不肯负责,终使卞玉京看破红尘,出世为道。

秦淮八艳中的青楼女子到底薄情?

柳如是:与陈子龙琴剑知音,互倾衷肠,曾是传为佳话的一对,可是就在二人缱绻缠绵,已经开始谈婚论嫁的时侯,陈子龙竟另行纳妾。尽管此后他对柳如是一直余情未了,又何补于事?这段没有结果的感情铸成一代才女名姝至死不能释怀的二大毕生恨事之一。(另一件自然是钱谦益的投降。)

李香君:已经嫁给了候方域,为了他苦守闺房,不惜一番碧血染桃花。可是侯方域不但不敢接她回家,也不再来看她,任由香君为他年复一年守活寡,最后看破红尘,归隐道庵。(另说侯方域曾接香君回家,但侯父不能容之,侯方域既不敢反抗也不敢维护香君,香君被逐出家门后不久就抑郁而死)

秦淮八艳中的青楼女子到底薄情?

寇白门:嫁入公候之家,出嫁之时聘金二万,数千武士执降纱灯迎取,盛况绝世,然过门不久即遭冷落。时人叹曰:尝得聘钱过十万,哪堪重论降纱灯!

陈圆圆:被冒辟疆的甜言蜜语糊弄得芳心半许,遇事求冒出面周旋,冒却当了缩头乌龟,音信全无,眼看着她被抬进了皇宫,最终落得“一斛明珠万斛愁,关山漂泊腰肢细”。相比之下钱谦益对柳如是的情义却在同一时刻表现得淋漓尽致,终于赢得名花身许。

董小宛:在她活着的时候,冒辟疆对她的感情远远比不上他在《影梅庵忆语》中写得那么动人。他一面和她海誓山盟,一面对陈圆圆大抛媚眼,写起诗文来海枯石烂,办起婚事来一躲再躲。董小宛最后能够成其好事不但要归功于田国舅把陈圆圆送进了皇宫,更要归功于她为了爱情不惜彻底抛弃人格和自尊的勇气。

秦淮八艳中的青楼女子到底薄情?

由此可见,青楼之客大都是多情负心之辈,谈情说爱下笔生花,真到了负责任的时候,一个比一个薄悻--也许他们的感情是真的,但他们对这份诺言和感情的认真与付出根本不能和另外一方相比。

今日热点

特别推荐

小编精选

热点排行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百姓新闻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百姓新闻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QQ:729448868 邮箱:sccopyright@qq.com 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

sccopyright.org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 蜀ICP备1200145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