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变身非常大小姐 > 第九十五章 是个老实人(均订过1400加更!)
    所谓的张家,并且与白家产生过交集的,白潇脑海中只能想到一个。

    “张瑜蔓他们家?”白潇疑惑道。

    “是的,正是他们家。”

    白潇的眼眸便闪过了一道凝光,轻轻地点了点头。

    说起这个张家,倒也是一个大门大户。虽然不是御灵家族,但张家在俗世,尤其是在政商两界却有着非常强大的能量,是一个比较传统的政商世家。

    白家的主要影响力是在御灵界,在政商方面的影响力显然就不及张家了。多年前,白家曾想与张家进一步交好,于是就尝试安排家族中的一名嫡系子弟与张家的子女联姻。

    当然所谓的联姻,并不是像小说中写的那样将一只明明可以长得很甜的瓜强扭起来,如此这般虽然达成了联姻的“果”,但实则会对两家的后续造成非常不利的影响。试想一下,万一碰到了硬茬,一哭二闹回娘家,两家到底是联姻呢还是结怨呢?

    小说或者影视作品中的不顾及子女意见的联姻,与其说是联姻,倒不如说是两家迫于某种形势而要向外界传递某种信号,是一种抱团取暖的方式。

    但白家,或者张家,都是正值春秋鼎盛时期,需要传递这种信号吗?

    显然并不需要,两家是奔着真心想要交好去的,因而联姻不成,便断然打消了这个念头。

    而不巧的是,当时白家这边出的联姻对象,正是白潇,而张家那边,则是他们的小公主张瑜蔓。

    两人是同一所高中的同学,原本在白潇的想法中,张瑜蔓长得也算漂亮,追她的男生不少,要是联姻能成,自己也是赚了的。再说当时两家也只是让他们试着交往一下而已,对白潇来说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哪有不乐意的。

    可惜,对白潇来说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对张瑜蔓就不一定了。人家是校花来着,又是被张家捧在手心的宝贝,眼睛一向是长在头顶的。

    一看联姻的对象是白潇,而不是名声大噪的白雨臣,首先心里就埋了疙瘩。之后两人一起约会,白潇也看出了两人的性格可能不太合适。

    白潇是一个比较清心寡欲的人,对俗世权力的争夺没有太多的想法,而张瑜蔓却是个比较要强的人,事事要争先,要是娶这样一个女人回来,家里还不闹翻天?而且张瑜蔓在很多细节方面有公主病,把她娶回去,这是养姑奶奶啊。

    于是两人只见了一面,回去后白潇就像白振东表明了态度。要联姻,可以,把张瑜蔓换了,随便找一个张家的其他丫头来。

    最后这事自然不了了之了。但白潇没有想到的是,两人约会的事却恰好被同校的同学看到了,因而闹出了一些事端。

    最后两人无果而终,肯定要有人出来背锅的,而很不幸的是,高中时期便已经展露出一些清心寡欲,或者说有些木讷的白潇反应速度肯定是没有张瑜蔓快的。

    于是在小圈子中流传传起了白潇追求张瑜蔓但最终却被拒绝的消息。

    奶奶的,白潇清心寡欲,但不是说完全没有脾气啊。

    面子是人给的,给你面子你却当草纸,这还了得?

    于是没过几天圈子里又流传起了一个消息:其实张瑜蔓之所以拒绝白潇,是因为张家大小姐看不上白潇,嫌弃白潇是白家的二子而不是长孙,而且白潇除了学习成绩好些、长得帅些,没有其它任何优点。

    奶奶的,老子狠起来连自己都黑!

    这种基于事实,却又似是而非的谣言最具杀伤力,而且问题在于,谁有不会怀疑这是白潇放出去的。毕竟他也是自黑了,但讲道理,这则谣言对白潇有伤害吗?

    作为清心寡欲的老实人,白潇表示她一点感觉都没有,她可不就是白家的二子么,不是长孙……很明确啊。

    反倒是张瑜蔓,给人留下了爱慕虚荣、眼高手低的印象。

    自那之后,作为当事人的双方,张瑜蔓和白潇就谁也看谁不顺眼了。高考之后,白潇便填报了位于滨河市的大学,投奔到林剑的老家去了。

    白振东以为儿子是为了远离自己而去滨河市的,实际上白潇是为了躲张瑜蔓,因为她隐隐觉得自那之后张瑜蔓就总在自己周边晃悠,怕不是在调查什么。

    颇为心虚的她还是赶紧跑路吧。

    “哥,张家过来是干嘛的,不会又是联姻吧?”

    从当年的记忆中回过神来,白潇缩了缩脑袋,仍是好奇地问。

    “放心,就算联姻也联不到你的身上去,毕竟你现在是女……咦,不对,以你现在的姿容,要是肯联姻的话,说不定能一步到位联上张家的大公子!这样双方的层次就更亲密了!”

    白雨臣忽然瞪大眼睛,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样。

    张家,可不仅只有张瑜蔓这么一个女儿,还有一个大哥!而且相比于嫁女儿,娶个白家的儿媳妇,显然更加牢靠啊!

    白潇一瞪眼,亏得她一直以为自己堂哥很正经,没想到开起玩笑来也是一套一套的。

    “大哥,我看你还是饶了我吧,要不你把张瑜蔓娶了吧,这样两家就算联姻成了,也就不会打我的主意了。”

    想到张瑜蔓这样的美女看不上自己,却独独钟情于自己的堂哥白雨臣,说实在话,白潇心里是有些酸溜溜的,不过好在自己还有小灵。

    那丫头虽然幼了点,但关键胜在听话,可比张瑜蔓这种心机婊好多了。

    “这倒也不是不能考虑。”

    白雨臣略作思忖,看了眼白潇那张白净的面孔,关怀道:“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与其让我的堂妹被人糟蹋,还是让我这个做哥哥的代你受过吧。”

    噫!白潇忍不住飘了一记白眼给他。

    “不过说老实的,哥,你都二十五了,也是该收收心找个女朋友了,看你整天闭关苦修的,别把自己压得太苦了。偶尔也要出去看看花花草草啊什么的,陶冶一下情操也是好的。”

    白潇关心地劝解道。她觉得堂哥再这么下去,会没有朋友的。

    白雨臣若有所思地点头,嘴角忍不住扬起了一丝微笑,伸手放在白潇的头上使劲搓揉起来。

    “看不出你变成了妹妹,心思也变得越发细腻了,居然开始关心起哥哥来了。”

    “干嘛!”

    白潇恼怒地瞪了他一眼,理了理有些凌乱的秀发,“你这样真的会找不到女朋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