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你是明珠,莫蒙尘 > 第二百一十二章 难以消受
    “来啊,你这个杂种!”

    佩顿的垃圾话不断地喷出,整个防守充满压迫性。

    这是他的优点,极其惊人的对抗,加上烦不胜烦的垃圾话,以及不断增加的强度,这样的防守很容易让对手崩溃。

    如果遇到心志坚定的人,扛过了最艰难困苦的时期,等到下半场,佩顿防守强度一下降,超音速也将会遭到最严峻的打击。

    莫蒙尘从未遇到过这样的防守者,防守精英很常见,但强到佩顿这个地步的,一号位上仅此一位。

    要知道他是少有的控卫dpoy。

    “不敢了吗?”

    佩顿逼得莫蒙尘把球传出去。

    “呼”莫蒙尘吐了口气。

    一开始适应不了是可以预见的,他也知道佩顿开场就会给他上猛料,他现在什么都不需要做,只要沉住气,等他犯错。

    打了这么久的跑轰,柯林斯还是第一次遇见莫蒙尘被防到无法组织球队。

    莫蒙尘和希尔同时在场的时候,前者就是轴心,战术的发起点,一旦他被掐死,跑轰也就无从跑起了。

    希尔和他相比,就像冲锋陷阵的猛将和中军统帅的区别。

    希尔可以通过突破分球,高大身材带来的良好视野可以帮助他找到空位的队友,这是他的长处,也是他作为组织前锋最大的特点。而莫蒙尘则不然,他的眼中装着全场的人,他可以一边运球一边指挥其他人,或者一记传球就送到出现机会的位置。

    只是现在,佩顿的防守让莫蒙尘没办法沉下来好好组织,希尔更不可能临时将球队串联起来,只能将球交给低位的巴克利。

    巴克利一声大喝,狂暴地往后顶。

    坎普防得吃力,只想等巴克利起跳后运用身体素质上的优势进行封盖,他没想到的是,身前的胖子一边往死里顶他,一边还在观察着其他人的站位。

    本赛季首次首发登场的唐·瑞德便是这个回合的受益者,超音速的注意力都在绝对主力的身上,谁会在意他这个突然被提上首发的替补?

    漂亮的空切,巴克利背身分球,一记舒服的吊传到手,瑞德篮下擦板打进。

    2比2

    “你猜我看到了什么?”佩顿追着莫蒙尘连番咒骂,“我看到了比赛结束的时候,现场观众对你的失望,他们迟早会知道他们不该把希望寄托在你这个废物身上!”

    “是吗?”莫蒙尘停下后退的步伐。

    因为佩顿手上没有拿球。

    佩顿瞪眼,正想拿球,莫蒙尘的近身贴防断绝了他的念想。

    “雕虫小技,就这种程度也敢用来对付我?”手套冷笑连连,一个反跑就想摆脱莫蒙尘。

    他的速度很快,只是,莫蒙尘早在比赛开始前就研究过他们的比赛,对他的无球跑位路数了若指掌,此刻只靠预判就将他锁死了。

    怒到极点的佩顿利用莫蒙尘的身体的挡住裁判视线,想要挥肘。

    他一肘挥出,莫蒙尘的目光如莹亮的烛火,闪避之后,身体向前一撞——很遗憾,我现在的力量可是在你之上啊,cp!

    佩顿被莫蒙尘撞倒在地。

    这绝对是一个超出规则的对抗,但,没有响哨。

    就像佩顿对莫蒙尘做出了超出规则之外的防守强度一样,裁判那个时候不响哨,现在也不会响哨。

    “让这个白痴知道厉害,doro!”

    “莫,干死他!”

    近排的观众吼道。

    “听到了吗?他们让我干掉你。”莫蒙尘淡淡地说,“我不想让人失望。”

    佩顿站起身,狂妄地说“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干掉我!”

    佩顿拿不到球,超音速同样失去了战术发起点,最终只能由德国鬼施拉姆夫持球单打,希尔没让他如愿,在他投篮之时,魔鬼山出手拦截,给了个极其强烈的干扰。

    “砰!”

    莫蒙尘翼侧跳起,拿下篮板球,正要快攻。

    佩顿从眼前闪出,起手就想断球,不过是起手的瞬间,莫蒙尘右手反向一拍,球入臀下,如蛇行般躲过了手套的抢断,眼看就把他晃开了。

    羞怒到极点的佩顿从后面发起袭击。

    “哔!”

    佩顿扑倒了莫蒙尘,连野蛮的裁判都不能无视这个动作,如果这不算犯规的话,比赛就要乱套了。

    以法莲担心极了,她从未见过对抗强度这么大的比赛。

    即使是去年季后赛首轮,那几场比赛的对抗也完全无法和这场相提并论。

    太野蛮了!

    连莫蒙尘的队友都对他有些担心。

    希尔走过来询问道“没事吧?”

    “你有把握打那个德国佬吗?”莫蒙尘问道。

    希尔没想到,都这个地步了,他还在想着其他事情,换成别人,现在想的应该是健健康康地打完比赛吧?

    “你有什么计划?”魔鬼山问。

    “等下我会试着与他对抗,你找准位置,但我不会立即传球。”莫蒙尘说,“我只能保证最终你会得到五秒以上的进攻时间。”

    希尔苦笑“你这是在打五十年代的篮球?”

    他听出了莫蒙尘的意思,他要长时间的粘球,借这机会和手套对抗,以此来尽快适应当世最强的防守。

    对付佩顿的防守,最大的问题是对抗,莫蒙尘现在的上下肢力量都是顶尖,面对手套的压迫,只要下定决心不传球和他死耗的话,把球拿住绝无问题。

    “那个时代可没有24秒进攻时间。”莫蒙尘也知道这么做就彻底摒弃了跑轰——那又如何呢?只要能赢球,只要可以适应佩顿的防守,这点代价根本不足挂齿。

    希望柯林斯可以理解。

    如果他不理解,也不过是被换下罢了。

    对此,莫蒙尘也有心理准备。

    “你们都不必卡位了,我不会传球。”莫蒙尘对拉特利夫说,“把我的话转达给查克。”

    拉特利夫发球,带着莫蒙尘的指示跑到前场,在巴克利身边耳语数句后,后者脸色微变,接着便直接站在外线,拉开空间。

    “传啊!使出你最擅长的那一招,传球!你该传球了狗娘养的!”佩顿不断地使劲,想要逼得莫蒙尘终止战术。

    他还没看出来,莫蒙尘根本就已经放弃了战术,此刻故意在三分线外与他对抗,浪费时间。

    “你为什么不传球?难道你连球都传不出去了?”佩顿大声喊道。

    现场的观众充满疑问。

    柯林斯满脸问号。

    连解说员都不断在说“doro在干什么?没机会应该传球才是!”

    “他持球时间太长了!”

    “已经过去了十五秒,球还在他手上!”

    最后八秒,莫蒙尘猛地上前,对着佩顿的脸就是一肘,并在肘部击中佩顿的同时做出传球动作。

    边线裁判有理由相信这是个传球的连带动作,并非故意的。

    佩顿只觉眼前的一切都在转动,熟悉的情景再次降临了。

    当他清醒过来的时候,希尔在高位过掉德国鬼上篮得分。

    “你贴着我防了18秒,到头来连球都没摸到,不觉得可笑吗?”莫蒙尘的话语在耳边响起。

    两边的节奏彻底被打乱了。

    任何一方的球迷只要看了这场比赛都会觉得陌生,因为两支球队打的都不是自己擅长的比赛。

    超慢的比赛节奏,毫无章法的传导球,两位指挥官互相斗气,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佩顿比莫蒙尘的办法更多,莫蒙尘就无法像他那样把人防死。

    但他想要靠个人能力强打莫蒙尘也没有上赛季轻松了,后者在身体对抗上的进步远超想象。

    上赛季还是一撞就倒的力量,而今已经隐隐在他之上。

    即使他对莫蒙尘的憎恶超过世间的一切,他也承认这个澳洲人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取得了巨大的进步。

    这样的防守,这样的对抗,真的是那个澳洲人吗?

    佩顿无法想象,曾经的防守漏洞,摇身一变成了水准以上的防守者。

    这也是莫蒙尘第一次毫无保留地显示出他的力量和横移速度,别说佩顿,连他的队友都吃惊。

    他平时真的隐藏了太多,之前的比赛也时不时的故意送给对手得分的机会。

    所有的隐忍、所有的假装,都是为了在这种时刻起到一鸣惊人的效果。

    如果不是这样,他现在又如何与佩顿这样的巨星抗衡?

    只是,他的体力顶得住吗?

    平时打到第五分钟的时候,柯林斯会把希尔换下来,而现在,他有些犹豫。

    因为莫蒙尘的呼吸已经变得不太稳定了,他的消耗太大了。

    才过了五分钟。

    这场节奏慢得让人难以忍受的比赛,打到现在比分仅仅是8比6,活塞领先2分。

    莫蒙尘的在数据上表现平平。

    5分钟下来,他的数据只有2个篮板和1个助攻。

    打到七分钟,莫蒙尘的体力明显跟不上了,佩顿一下把他撞开,冲进篮下强行打成2+1就是明证。

    看着在场上嘶吼的佩顿,柯林斯当机立决,罕见地做出了正确的决定。

    “jd,去把莫换下来。”柯林斯肯定地说道。

    莫蒙尘大口喘气,与杜马斯交接,他嘱咐了一句“盯着那家伙,继续对抗,继续给他压力,别让他停下来。”

    “你快点下去休息吧。”杜马斯真怕他一口气上不来晕厥过去。

    莫蒙尘低着头,洛尔急忙把毛巾丢给他,体能师快速地递过来一杯佳得乐。

    “呼~呼~呼~”

    他的脑袋被毛巾包裹住,左手抓着装满佳得乐的杯子,依旧在喘息。

    差距是清晰可见的,无论他做了多少准备。

    如此下去,他的体能肯定会先受不了。

    “莫,一味地较劲不是办法。”

    在他的身边,亚当·弗劳赛斯开口说道。

    莫蒙尘把毛巾抓在手中,仰起脖子喝了口佳得乐“我知道。”

    “你知道,但你还是做了相反的事情。”弗劳赛斯笑道,“你应该知道,以你现在的能力还无法和加里抗衡。”

    是的,现在知道了。

    “你并不是只有硬碰硬一条路,你现在证明了自己,你可以和他硬碰硬,我想他接下来也会收敛动作”

    “不,他知道我撑不住,他会继续玩下去。”莫蒙尘肯定地说。

    弗劳赛斯道“既然这样,那就躲开他,我们有的是办法。”

    “躲开?不,”莫蒙尘笑了,气息渐渐均匀了,“这不在我的计划之内。”

    弗劳赛斯不解,难道莫蒙尘还想继续和佩顿正面对决?方才的比赛已经证明他不是佩顿的对手,继续正面硬碰硬,最后吃亏的只会是他。

    “你想怎么办?”弗莱赛事追问到底。

    莫蒙尘笑道“当然是继续做一个防守不好的黑洞,那样会轻松很多。”

    听他这么说,弗劳赛斯松了口气。

    只攻不防总比又要攻又要防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