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你是明珠,莫蒙尘 > 第一百八十四章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马布里没意识到问题所在,如果他想突破,他可以轻易做到。

    现在的问题是华莱士与拉特利夫都不会轻易给他上篮的机会。

    如若他想投篮,莫蒙尘的防守强度会跟着上升几个级别。

    遇到这种情况,他只要做好一件事就行了。

    传球。

    只可惜,马大少现在根本没有传球的心思。

    传球是不可能传球的,他认定了当目前的打法,眼里没有加内特和古格里奥塔。

    又要突破了吗?来吧。

    莫蒙尘的防守架势可以评一个满分。

    只可惜防守效果负分。

    “奇怪,老爹的防守有这么差吗?”

    场下,唐·瑞德很不解,即使是为了让马布里上钩,这防守也太差了。

    身边的洛尔认真观看,但没有回答。

    莫蒙尘的防守肯定没有这么差,至于什么要做出这么差的防守,肯定有其他原因。

    藏拙是最合理的解释。

    马布里跳投得手。

    这一球,他没和任何一个队友产生联系,全靠个人能力蛮打,即使如此,他还是打进了。

    “这样子行吗?”

    希尔担心马布里没踩进陷阱,反倒打出好状态。

    莫蒙尘笑了下。

    马布里得不得分根本就不是重点,重点是森林狼的节奏在他单打独斗的这一段时间支离破碎。

    他得分与否,于结果没有任何改变。

    强如张伯伦也没有在场均50分赛季拿到总冠军。

    马布里一个人能拿多少分呢?如果他的手感真的很好,莫蒙尘不介意送他一场生涯最高分。

    “活塞的进攻比森林狼干脆太多了。”

    “两队似乎在打两种截然不同的运动。”

    莫蒙尘过半场就把球传出来了,然后又到了马布里最讨厌的时刻。

    掩护,反复的掩护。

    如果是拉特利夫就还好,麻烦在华莱士这边。

    华莱士目前身材偏瘦,挡拆质量不佳,他也知道这个问题,马洪教了他几招。

    其中一招就是挥肘,这是在身体处于弱势的情况下最有效的方法。

    挡拆的时候,身体接触太频繁了。所以挥肘不容易被人家发现,即使被发现了,也可以推脱是对抗之后身体控制不住不小心碰到了对方,或者诬陷对方自己撞了上来。

    只要够无耻,不愁没借口。

    华莱士不像马洪这种老泼皮,挥肘只是权宜之计,他迟早要练出一身可以把人挂住的身板。

    莫蒙尘借着华莱士的掩护跑过半圈,森林狼的防守来不及贴上来,希尔持球载突。

    两鬼拍门,狼群阵线已乱。

    希尔可以自己得分,也可以传球。

    他比较贪心,2分别不要,要3分。

    外线,莫蒙尘空位拿球,三分出手。

    食指如枪眼指向篮筐,皮球如同得令的士兵,一往无前。

    “唰!”

    64比52

    分差扩大到12分。

    “森林狼请求了暂停!”

    “确实需要叫一个暂停,比赛越打越乱了,看看活塞的进攻,这才是篮球。森林狼搞得好像就只有斯蒂芬·马布里一个人可以得分,这种进攻是病态的,不健康的,一根手指头肯定不如一只拳头有力。”

    莫蒙尘看见桑德斯在对马布里咆哮。

    如果连桑德斯这种从来都不跟记者闹红脸的好人都生气了,那马布里真的应该检讨一下自己。

    他会检讨自己吗?

    莫蒙尘远远地看着马布里的脸,精细如鹰眼般的视野让他看见了马大少脸上的不耐,他没觉得自己有错,他觉得自己做得棒极了,落后这么多是因为队友拖后腿。

    非常好,斯蒂芬,继续保持。

    莫蒙尘回头看向柯林斯,他也在布置战术。

    活塞也要单打了,柯林斯希望希尔用他的个人能力把分差继续扩大。

    希尔当然不会拒绝,只是在这个时间点玩单挑的话,恐怕不合适。

    “道格,我们刚刚打出节奏,为什么不增加传导球呢?”

    连金特里都费解。

    柯林斯沉声道“在我的那个时代,这是当家球星应该做的事情。”

    金特里无言。

    这算什么狗屁借口?

    马布里被桑德斯喷了一顿,他不打算听命行事,因为他状态正佳。

    “你不是要让我们带着四连败回家过感恩节吗?现在呢?”

    莫蒙尘开口,逼迫马布里下定决心。

    大多数时候,马布里并不依靠速度。他的第一步不算迅猛,但总是抓住时机。他总是可以感觉到,防守者还没来得及准备好滑步堵路,于是,他突破的时间拿捏总是正好,一个变向,或者一个变速,连贯的动作,他已经进去了。

    此刻,正是如此。

    莫蒙尘本来想看看他的变向,结果,他刚好打了个时间差,变换运球的节奏,生硬地打破莫蒙尘的防守。

    油漆区外,一手抛投躲过封盖,再次命中。

    “你到底在干什么?你在干什么?”桑德斯嘶吼。

    马布里不敢直视主帅,他的决心开始动摇了。

    不行,不能让你动摇。

    马布里的心态,莫蒙尘了如指掌,无论他有多么混账,现在也只是一个新秀罢了。

    再牛逼的新秀,你也得听话。

    即使马布里对桑德斯的安排很不满意,他也不会表现出来。

    “格兰特,给我球。”

    “?”

    希尔挂着问号脸,将球传给了莫蒙尘。

    如果他没记错,柯林斯的指示应该是让他单挑。

    但现在莫蒙尘把球要走了。

    柯林斯让希尔单挑的真正意图是什么,莫蒙尘并不清楚。也许是因为他想看到希尔做出这个改变,又或者想让希尔出糗,万一他发挥不好的话,就可以借机批评一下希尔——只不过现在要以大局为重。

    这里又要借用李团长的一句话反正都要突围,从他娘的哪个方向突围不是突围啊?

    反正都要单挑,给他娘的谁单挑不是单挑啊?

    单挑是不好的,莫蒙尘不提倡这个,如果是为了完成一些目的,单挑就变得有价值了。

    为了逼迫马布里像陈长生一样顺心意,这一球是必须要单挑的。

    “我和你不同,我不需要听从教练的吩咐,这就是你和我的差别。”

    当着马布里的面,莫蒙尘如是说。

    马布里的瞳孔在这一瞬间瞪得老大。

    又是放掉了左侧,他到底要被教训几次才能认识到问题?

    左侧根本不是我的盲区,cp!

    莫蒙尘踏步而出,马布里的左侧没有任何的防守,再次被摆脱。

    篮下,加内特双眼幽幽注视着莫蒙尘。

    同样是95级的新星,莫蒙尘和加内特没什么私交。如果莫蒙尘敢闯入禁区,加内特一定不会客气。

    “唰!”

    莫蒙尘急停跳投,出人意料地投进了。

    全世界都知道他不习惯用左手;

    全世界都知道他不怎么投中距离;

    在这个回合,他用左手突破马布里,抓住加内特老虎盘山不出洞的破绽命中中距离跳投。

    接着,他走到马布里的身边“我和你不一样,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这就是你和我的区别。你,永远都不可能像我这样自由自在的比赛。”

    可能还嫌这些话不够,莫蒙尘的嘴角往上一牵,拉出一道铺满嘲弄意味的浅笑。

    他激怒了马布里。

    马儿气得发疯,拿出了纽约人的做派,忘了自己身处寒冷的明尼阿波利斯,对着莫蒙尘咆哮出声“我他妈跟你拼了!”

    “连比赛方式都不能把控的人,有什么资格跟我拼?”莫蒙尘嘲笑道。

    马布里无视队友,连空间也不要,拉开阵势就要单干,他看起来真的气疯了。

    哦对了,他的教练也气疯了。

    桑德斯变成了复读机,嘴里就一句“他在干什么?!他在干什么?!!他到底在干什么?!!!”

    他的同事也很想想知道马布里到底怎么在干啥么。

    马大少虽然来自纽约,打小从洛克公园里混出来,身上沾了点江湖气,可脑子是正常的,不像街球手那么自私。

    但是今晚,他好像变了个人,无视桑德斯的命令,独断专行,眼中只有自己,没有队友。

    不对,也不能说只有自己吧?

    起码他还看得到莫蒙尘,不然打爆谁去?

    看着发疯的马布里,希尔肯定他们可以赢下这场比赛。

    心中难免一松,三连败,大家都不好受,没人希望带着四连败过感恩节。

    只是,马布里违逆了桑德斯,他又何尝不是违逆了柯林斯?

    他看向场下,柯林斯的表情并不好看。

    他绝对很生气,主教练的权威屡次受到挑战,他会怎么想呢?

    希尔不知道柯林斯会不会发现这是莫蒙尘的决定。

    如果柯林斯真的迁怒于他,他又该如何自处?

    他不知道。

    希尔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服从,认识莫蒙尘之前,他不知道什么是违抗。

    直到认识了莫蒙尘,他的生活开始改变,连他自己也受到了对方的影响。

    前些天的罢训,以及刚才的单挑。

    如果是从前的他,非但不会按照莫蒙尘的吩咐行事,反而会让莫蒙尘停止他的所作所为,好好遵守教练的命令。

    的确,这就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他已经不再是从前的自己了。

    “我有变得更好吗?”

    希尔心想。

    此时的赛场上,只有两个人是纯粹的。

    莫蒙尘和马布里,他们都想打赢这场比赛,至于他人则各怀心思。

    这场比赛也在这种种纷杂的对垒后,渐渐分出了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