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你是明珠,莫蒙尘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比你还讨厌的人
    八月

    阿兰·休斯顿和活塞的谈判已经来到了最后阶段,尼克斯方面攻势迅猛。

    他们拿出了最大的诚意,以球市、以历史、以休斯顿未来在球队担任的角色、以纽约这座国际大都会相比于汽车城的一切优势来说服中投王放弃他的老东家。

    活塞比较直接,他们砸出了5年4000万的合约,这比尼克斯开出的合同更大。

    尼克斯不是给不起这份薪水,这个夏天他们忙着做搅屎棍,只能给休斯顿开出这份报价。

    因为乔丹和奥尼尔这两尊真神同时成为了自由球员。

    乔丹就不用说了,尼克斯秉着打不过你就收了你的原则,给乔丹开出了一份“想要多少你直接开口就是”的报价。

    奥尼尔虽然一心想和魔术队续约,但佳人有意,良人无情。

    奥尼尔的留队意愿让魔术队以为这个大家伙很好欺负,他们先是开出了一份有些侮辱人的报价。

    大鲨鱼当场拒绝。

    得知此事,那些有充足薪资空间的球队便像嗅到大便味道的野狗寻了过来,尼克斯就是其中之一。

    “砰砰砰!”

    莫蒙尘揉了揉眼睛,睡在他身旁的以法莲也被吵醒了。

    “才七点,是谁呢?”以法莲问道。

    最好不要是梅黛拉那个白痴女人!

    “我去看看。”

    莫蒙尘亲了以法莲一口。

    “无论是谁,这么早就来一定有原因,你要友善一点。”以法莲说。

    莫蒙尘在她面前是很温柔的,是的,在她面前。

    同时,她也见过莫蒙尘如何对待他人的,那简直是完全不同的另一个人。

    一开始她觉得很甜蜜,因为她觉得莫蒙尘在这个世界上只宠爱她一个人。后来她觉得这样子不行,他的朋友本来就不多,要是对着朝夕相处的朋友们动不动恶语相向的话,以后可怎么办?

    所以,要友善一点。

    “我会的。”

    我向你保证,我尽量不喷死她。

    莫蒙尘打着哈欠,走到门口,打开门,果不其然,真是这个蠢女人!

    “你知道现在几点吗?”莫蒙尘沉声问。

    梅黛拉手里抓着一封信,道“老板,别管几点了,你的家乡寄来了一封信!”

    “为什么会寄到你那里?”莫蒙尘问。

    梅黛拉也不知道,她之所以这么着急,是因为她觉得这封信对莫蒙尘肯定很重要。

    因为,他在世的亲人已经不多了,愿意联系他,给他写信的更少。

    莫蒙尘接过信。

    看了眼,这封信是从墨尔本寄来的。

    据他所知,他在那里的亲人不多,可能给他写信关心他的人更少。

    真有这么个人的话,他完全可以打电话。

    把那些可以打电话却非要写信的人都排除之后,寄信人是谁他已经想到了。

    那张脸再次浮出脑海。

    很奇怪的情绪,曾经的莫蒙尘很讨厌他,因为他总是严厉、刻薄。

    这个人是他的爷爷——莫远航。

    莫远航,莫要远航,可他这一生远航了无数地方,因为他是他那个时代最好的外科医生之一。

    他给无数达官贵人动过手术。

    他在他的那个时代饱受尊敬,没人愿意得罪医生,尤其是那些希望长命百岁的贵人。

    莫蒙尘这个名字就是莫远航取的,因为他的儿子,也就是莫蒙尘的父亲莫飞扬令他失望了——莫远航希望他的孩子像他一样,活出与名字截然不同的人生,名字不叫他远航,他偏要远航,同样,名字不叫你飞扬,你一定飞扬,飞得越高越好——只是,莫飞扬资质平庸,他从来都不是个好医生,如果没有莫远航这个强势的父亲,他甚至不会成为医生。

    儿子没希望,那他的厚望自然要落到孙子身上。

    莫蒙尘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取的。

    莫蒙尘,他不再纠结名字,他就希望他这个孙子不要学他的父亲,不要蒙没于尘土之中。

    他很快就发现了莫蒙尘的天赋,他是天才,从小就是。

    莫远航手把手教导莫蒙尘,他尖刻峻厉,总是顶着一张冷若寒霜的脸。

    他的严格引起了莫蒙尘的逆反,他在8岁那年爱上了篮球,不顾莫远航反对加入了墨尔本青训机构训练。

    莫远航每天都会拿这件事嘲讽他,他希望莫蒙尘迷途知返。

    莫蒙尘认为莫远航对他做的最对的一件事就是取了个好名字,无论学医还是打篮球,他都是出类拔萃的。

    他很快就将澳洲的同龄人远远地甩到身后,一骑绝尘,并选择前往美国高中留学,这样既能让与世界最顶尖的同龄人较量,又能避开莫远航。

    这一去就是很多年,他与莫远航不再联系。

    他受伤了,他复出,他再受伤,继续复出无论如何,莫远航都没过问,直到那场毁灭性的车祸。

    想到这,莫蒙尘不知道要不要把信拆开。

    这是莫蒙尘的事情,他是莫蒙尘,但他是另一个莫蒙尘。

    那些往事像水流般游过脑海,莫蒙尘身临其境,好像是他自己经历的一样。

    莫蒙尘对莫远航的厌恶影响了他,他的心中产生一股很不好的情绪。

    “老板,怎么了?”梅黛拉问道。

    莫蒙尘没什么兴致,他没有回答。

    “砰砰砰!”

    又来了,这次是谁?

    底特律最讨人嫌的女人就坐在自己身边,这次又是谁?

    莫蒙尘莫名生气,让梅黛拉去开门。

    “阿兰·休斯顿?”

    梅黛拉叫了出来。

    今儿这是怎么了?这是什么日子?底特律最烦人的男人和女人居然同时在这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敲我的门?

    “莫!”

    休斯顿直接坐下来。

    莫蒙尘对梅黛拉说“去帮我们买一份早餐吧。”

    虽然莫蒙尘不喜欢休斯顿这个突然造访的方式,不过他也知道这家伙最近很烦恼,他需要尽快做一个决定。

    老实说,休斯顿能来找他,他很高兴。

    这说明他可以影响到这件事,而不是被动地坐在家里等待结果。

    如果没有这封信,他今天就能终结这件事,让休斯顿乖乖和球队续约。

    只是他现在真的没有心情当说客。

    “你这么聪明,应该知道我找你来做什么。”休斯顿开口道。

    “我知道。”莫蒙尘道,“奇怪的是,我现在没有心情告诉你离开和留下的利与弊,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你到底想不想留下?”

    “想。”休斯顿毫不犹豫。

    莫蒙尘反问“那你还要问我什么?”

    休斯顿道“我想留下,但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留下,纽约绝对是更好的选择,我身边的人都这么认为,我也这么认为,但我就是想留下,我不知道原因,我想知道原因。”

    “世界上多的是没有原因的事情,如果你需要一个理由,我可以给你。”莫蒙尘道。

    “什么?”

    “记得我们打的赌吗?输的人要答应对方一件事。”

    “你是说阿伦·艾弗森四年内会得到得分王的那个?”

    “没错,我赢了,我要让你答应我的事情就是和球队续约。”

    这简直让休斯顿无言以对了。

    他该说什么?

    现在才1996年,艾弗森那个矮矬子一场nba比赛都没打呢。

    你怎么肯定他能拿到得分王?

    你要是错了怎么办?

    他错过吗?

    休斯顿突然很愤怒“都到这个时候了,为什么你还是这么臭屁?”

    “因为我就是我,不是纽约尼克斯的我,不是底特律活塞的我,我就是有信心。”莫蒙尘不耐烦地说。

    “ok,你最好是对的!”休斯顿正要离开。

    突然,他停下了“我不,我要留下来吃早餐。”

    请瘟神容易送瘟神难啊。

    这件事定了,莫蒙尘把信拆开。

    “蒙尘

    近况如何?算来已有三年未见到你,我听闻你已在美国成名,你做着你喜欢的事情,或许我当初不该拦你。

    我不该将无谓地希望压在你身上,我这辈子做了许多错事,这无疑是最错的一件,我希望现在还不晚。

    人愈老愈会思念从前,我想到许多事,或许你还对我心存芥蒂,但我希望你能回来看看。

    我的身体每况愈下,不知还有多少时日,墨尔本的日出越来越美了。

    只是黄昏将近。

    莫远航。

    莫蒙尘把信折了起来。

    “这年头,什么人会给你写信?有什么事打个电话不是能说得更清楚吗?”

    休斯顿翘着脚,对于写信这件事很是费解。

    莫蒙尘把信收好,道“一个比你还讨厌的人。”

    “那是谁?我真想和他认识认识。”

    休斯顿希望认识普天之下所有让莫蒙尘感到讨厌的人,他们应该组成一个讨厌者联盟。

    “我爷爷。”

    莫蒙尘把信拿到寝室里,以法莲还在睡。

    他尽量不吵到她。

    “谁在外面?”

    “世界上最烦人的家伙。”

    “阿兰·休斯顿?”

    生我者父母,教我者爷爷,知我者以法莲。

    “对,这个疯子大清早什么也不干就为了来这蹭一顿早餐,你说我还要对他友善一点吗?”莫蒙尘问道。

    以法莲道“亲爱的,良言一句三冬暖。”

    恶语伤人六月寒,我知道,书上教过。

    不过啊,这么热的天,说几句恶语给他们降降温,感受一下冬天的各种美好,那也是我的一片好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