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你是明珠,莫蒙尘 > 第八十八章 对质
    底特律市法院

    今天,西拉斯·史蒂文斯将会作为人证出庭指证大卫·塞申斯。

    作为本案唯一的人证,他的证言将起到极为关键的作用。

    莫蒙尘的手中握着他的资料。

    这份资料包括他的简历,以及他最近这段时间的历次演讲内容

    “以法莲,大家都讨厌政客,我相信陪审团也一样。”莫蒙尘不是专业律师,给不了太多的建议。

    以法莲点头,她不断呼吸,吐息,今天对她来说很重要,如果处理不好的话,评审团可能会彻底倒向检方。

    莫蒙尘带着面罩出席了庭审,由于他形迹可疑,法庭的保安上上下下检查了他三四遍,都没找到危险物品。

    “别紧张,我只是感冒了。”

    莫蒙尘可不想这几个保安拿他们的脏手继续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

    “我会盯着你的。”其中一个保安说。

    “请便。”莫蒙尘笑道。

    所有人都入位,法官所在的位置,摆着一个明显到让人无法忽视,但由于它经年累月的存在,人们反而总是选择无视他的牌子——庭审进行中。

    庭审开始之前,法院审判长对着评审团说道“刑事案件中评审团肩负着重大的责任,我想提醒大家,作为评审团的一员,你们需要遵循以下准则”

    庭审的前半段一直都没什么意思,直到西拉斯·史蒂文斯出场后,现场的气氛紧张了起来。

    史蒂文斯坐在人证的席位上,由检方率先提问。

    “史蒂文斯议员,你能够认出肇事的司机吗?”检方问道。

    史蒂文斯毫无怜悯地指了下坐在以法莲身旁的大卫·塞申斯“当然,他就坐在那。”

    检方继续提问“能描述一下当时的情况吗?”

    对此,史蒂文斯早已有所准备。

    他就像背稿子一样,精确地背出了他的演讲稿“我当时换了个车道,让他能够从我身边通过,如果我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我一定会阻止他,他当时就是一个急转,直接来到了我的身旁,我感觉他很不对劲,那个急转差点把我挤出了车道,非常危险。”

    塞申斯的嘴唇抖了一下,他被激怒了,因为这根本没发生过。

    感受到塞申斯的怒意,史蒂文斯淡笑道“他还生气地看着我,我认为,他当时应该是醉了。”

    “反对!”

    以法莲洪亮地喊出来。

    这是莫蒙尘第一次看到工作状态下的她,看起来和平时完全不一样。

    “假设事实不能算作依据!”以法莲严正地指出。

    并且,她直接否定了塞申斯酒驾“经过血液酒精浓度测验,完全可以确定大卫当时没有醉酒,他的体内酒精含量低于法律规定的标准,所以,他没有酒驾,议员的假设不能作为依据。”

    “这是两件事,不过奥尔瑞纳女士,你的观点没有错。”审判长严肃地说。

    梅黛拉低声道“她好有气势。”

    “如果去和解的人是以法莲,现在应该已经没事了吧?”莫蒙尘厌弃地看着梅黛拉,“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助理?”

    顿时就,梅黛拉的脸色涨成了猪肝色,也不知道是因为羞愧,还是因为生气。

    检方继续提问“然后呢,还有什么吗?”

    酒驾被否认这件事,史蒂文斯早有预料,他只是想在陪审团的心里种下一个种子,一个关于大卫·塞申斯有可能醉酒的种子,哪怕那不是事实,陪审团由平民组成,他们不是专业人士,他们会有自己的看法,会有这样那样的疑问,但没有人会为他们解答。

    这帮愚民,最终只会被我玩弄于鼓掌间。

    史蒂文斯的脸上挂着邪恶的浅笑,说出了今天最可怕的一句话;“然后我看到了路边的路标,那上面写着前方拥堵,减速行驶,务必小心。”

    “于是我减缓了速度,就在我拐弯的时候,就看见了他制造的恐怖车祸,那真是一场悲剧!”

    每个政客都是优秀的演员,说到这,史蒂文斯眼睛红润,随时要哭。

    “真恶心!”梅黛拉对史蒂文斯有深深的成见。

    就在史蒂文斯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莫蒙尘情不自禁地笑了。

    他正不知道如何把这个家伙套进来,结果他自己说了这件事,真好。

    “你讨厌他?”莫蒙尘问。

    梅黛拉生气地说“这个混蛋一点也没有绅士风度,他那天直接让两个粗鄙的保安把我从办公室推了出来,我摔了一跤,现在脚上还有淤青呢!”

    “肃静!”审判长瞪了梅黛拉一眼。

    莫蒙尘发现面罩还能这么用,因为他戴着面罩,所以人家也看不到他说话。

    “虽然你挺蠢的,但你是我的助理。”

    “他对你无礼,就是对我无礼,”莫蒙尘道,“不可原谅。”

    “你要干什么?”

    “为防止你把事情搞砸,这件事对你保密。”

    “我”

    此时,检方已经结束了提问。

    “谢谢,我要问的已经问完了。”检方认为这个史蒂文斯所透露出来的这些讯息足够让陪审团心中的那杆天平倾斜了。

    “放心。”

    以法莲对塞申斯低声说道。

    塞申斯点头,此时,他只能相信这个看似柔弱的女人。

    以法莲起身,身穿职业装的她,看起来秀外慧中,让人想象不到这是一个为了做感恩节晚餐毁掉整间厨房的笨女人。

    她还没走到史蒂文斯的面前,但已经率先开口,动听悦耳的声音完全可以去尝试唱歌。

    “我喜欢底特律,全世界都知道汽车城的名号,我们这座伟大的城市拥有世界上最多的汽车,因此,拥堵每天都在发生,每一分钟都在发生事故。”

    以法莲看向史蒂文斯“议员先生,你知道有多少司机因在这个地区发生交通事故而被起诉吗?”

    “不清楚。”史蒂文斯傲慢地说。

    以法莲笑道“即使是致命的车祸,被起诉的人应该也不少于10,对吧?”

    “我觉得你说得差不多。”史蒂文斯没注意到以法莲言语中的陷阱。

    “其实只有1,大卫的案子似乎就在这里面被人挑出来了”

    审判长听着不耐烦“请阐述你的观点,奥尔瑞纳女士。”

    “史蒂文斯议员,事故发生后,您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安排?比如给你的朋友兼棒球的球友,地区检察官打电话,并以个人名义要求起诉约翰。”

    以法莲的问题及其尖刺。

    “你的这个问题愚不可及。”史蒂文斯不耐烦地用手指揉搓嘴唇。

    以法莲步步紧逼“骂人可不能等同于回答,先生。”

    所有人都看向了史蒂文斯。

    莫蒙尘注意到评审团中有一半的人出现了情绪波动,他们的表情有所变化,身体也出现许多的微动作。

    这些动作表明着他们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没有什么能比政客滥用职权这种事情更能引起平民的愤怒。

    “事故发生以后,你在你的选区发表过多少有关于公路建设的演讲呢,议员先生?”

    以法莲开始连续的提问。

    “我做过许多演讲。”史蒂文斯低估了这件事的难度。

    “算上昨天的话,七次。”以法莲比出了“7”的手势,“我喜欢你演讲的开头语让车祸滚蛋。这句话抓人眼球,你还赞助了道路建设”

    “反对!被告方的问题与案件无关!”

    检方起身道。

    “你接下来说的话最好与案件相关,奥尔瑞纳女士。”审判长沉着脸说道。

    以法莲距离议员的位置越来越近,她知道,她快要把对方激怒了。

    “议员先生,你从大卫的案件中是否有利可图?或许和你赞助的并且大力推广的公路建设提案有关联呢?你哥哥是开钢筋铁泥场的对吧?”

    以法莲的问题每增加一个,史蒂文斯脸上的怒色便更多一分,他双手扶着椅子,如此才能克制住自己站起来向这个贱女人咆哮的冲动。

    “我不是说他可能会赚一些回扣”

    “你给我闭嘴!”

    “不,是你应该闭嘴。”以法莲继续说道,“你的提案”

    “你他妈以为你是谁啊?”

    史蒂文斯的愤怒让他彻底失控。

    “这些项目是公平的,提案也是有益的,没有任何私人因素,这些事情的推广也创造了许多人的就业,你没资格对此指手画脚!”

    “对,对你的家族是极其有益的。”以法莲微笑道。

    “那个醉酒的疯子才是罪犯!”史蒂文斯吼道,“他就坐在那!”

    这时,以法莲笑对审判长“法官大人,我问完了。”

    庭审结束时,史蒂文斯深深地看了以法莲和塞申斯一眼,他发出一声低哼,扬长而去。

    梅黛拉问道“我们现在怎么办?”

    “以法莲知道该怎么做,你现在送我去医院吧。”

    梅黛拉感觉她在这件事情里面就是个累赘,如果没有他,史蒂文斯可能不会出庭指证,而现在,对方在法庭上提供了一个对塞申斯极其不利的证言。

    事故当天,车道上有警示牌。

    如果真是如此,麻烦就大了。

    莫蒙尘坐上车,脱下了面罩。

    警示牌吗?

    “那个白痴议员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莫蒙尘问。

    “民主党。”

    “你认识共和党的人吗?谁都行。”

    “不认识,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个?”

    “如果你想报仇的话,现在就去认识一个共和党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