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你是明珠,莫蒙尘 > 第四十三章 纽约大猩猩
    夕阳西下

    &bsp;纽约市灯光明亮,这座城市从来没有黯淡的时候。

    &bsp;全城的光亮照耀了全市的每一个角落。

    &bsp;晚上八点,活塞队来到了麦迪逊花园球馆的客队更衣室,连这里的更衣室都比其他的客场高档许多。

    &bsp;莫蒙尘慢慢地脱下衣服,从其他人的手上接过了客场专用的深色球衣。

    &bsp;号的背号套在他的身上。

    &bsp;走出更衣室之前,他又去反复洗手,虽然一上场,他就要与并不注重卫生的对手全情对抗,直到最后汗流浃背,每一秒钟都与对方交换上千万的细菌,但,这依然是必不可少的步骤。

    “底特律的首发阵容和之前没有差别,赛季开始以来表现优异的doro仍然是替补,看来传闻是假的。”

    &bsp;sp的解说员斯科特·欧说道。

    &bsp;他的搭档倒是与活塞大有渊源,这个人,正是一手缔造了坏孩子军团的查克·戴利。

    &bsp;无论是作为教练员,还是解说员,戴利在他的岗位上总是尽职尽责,无可指摘,对于搭档的这句话,他有不同的看法。

    &bsp;但他已经不是教练员了,况且他的老部下乔·杜马斯还涉及了这件事,因此,他选择了沉默。

    &bsp;让德高望重的老将打替补,换上年轻气盛充满天赋的年轻人,当年的活塞正是面临着这样的困难。

    &bsp;为了让罗德曼打首发,戴利本想让得分王丹特利打替补,但后者认为这是对他的羞辱,坚决不接受。

    &bsp;交谈多次无果,最终,丹特利离开了活塞,也是在他离去后,活塞取得了两连冠。

    &bsp;杜马斯虽然不是丹特利那种影响球队表现的球员,但现在有一个比他更好的首发人选,活塞需要一个有魄力的决定。

    &bsp;戴利了解杜马斯,他会做好准备。

    &bsp;跳球之前,约翰·斯塔克斯特意跑到活塞的替补席这边叫嚣道:“澳洲佬,我等你上场,看看谁把谁防死!”

    &bsp;“滚回去吧,约翰,这不是你撒野的地方!”马克·韦斯特帮莫蒙尘出头。

    &bsp;斯塔克斯大模大样地走到场上,张开双手大叫道:“这他妈就是我撒野的地方!”

    &bsp;几秒后,比赛开始了。

    &bsp;尤因跳到皮球,斯塔克斯上来便是一记没有战术,全凭个人能力的右侧四十五度角跳投。

    &bsp;比

    &bsp;莱利站在场边,看见这么不合理的打法,他没有任何的意见。

    &bsp;

    这位亲手打造了“表演时刻”湖人,以及铁血防守尼克斯的教头,毫无疑问是八十年代与九十年代的第一教头,有些人会质疑,毕竟他不像禅师那样拥有那么多的冠军。

    &bsp;不提他在八十年代的成功,进入九十年代,他为自己的球队量身打造了最好的防守体系,可他一直没有一个属于他的乔丹。

    &bsp;他麾下的首席外围攻击手是约翰·斯塔克斯和蒂姆·哈达威。

    &bsp;他引领了潮流,但在九十年代颗粒无收,这无损他的伟大。

    &bsp;“注意防守!注意防守!”

    &bsp;莱利突然暴吼,青色的筋条在脸上突出,好像随时都要爆出血一样。

    &bsp;“换位!”

    &bsp;“补位!约翰,你他妈就是这么防守的吗?”

    &bsp;整个场上都是他的声音,只要有人出错,他的怒斥必然接踵而至。

    &bsp;希尔凭借个人能力欲图进攻,但尼克斯给他的对抗是别人无法想象的,在这样的防守下,别说是进攻了,他连球都运不好。

    &bsp;“失误了!”

    &bsp;场下的活塞队员站了起来,他们希望有人能够追上启动反击的尼克斯,结果没人追上,德里克·哈珀反击扣篮得分。

    &bsp;比的开局。

    &bsp;“底特律的专注度不是很高。”欧说。

    &bsp;“不,是他们的强度比不过纽约,他们没准备好应对这种强度。”戴利道,“需要一个暂停。”

    &bsp;希尔进入低位,接球翻身投篮。

    &bsp;还是不进,他的手感被恶魔带走了。

    &bsp;杜马斯飞身抢下进攻篮板,反手补进,算是给紧张到几乎不能呼吸的活塞打了一发强心剂,可是这样远远不够。

    &bsp;“底特律猪猡,等死吧,你们这群没用的废物!”

    &bsp;尤因的要位牵动了其他人的心,麦迪逊花园在这一瞬发出了剧烈的呼啸声。

    &bsp;“给他!”

    &bsp;“给他!”

    &bsp;坐在前排的斯派克·李跳起来叫道:“帕特,干死那个胖子!”

    &bsp;肥肉在这一刻变成了米尔斯的累赘,尤因拿球的时候,身体的重心就固定在他的身上,这一身肥肉,没有给他带来过多余的力量和速度,反倒让他的灵活性降低许多,而尤因却不是那种暴力的推土机式背打。

    &bsp;尤因转身向内一步起,好似一曲突然响彻的牙买加雷鬼乐,米尔斯的防守彻底崩溃了,镇守纽约十年的大猩猩在禁区暴起,骑着米尔斯的身体来了一记令全场迭起的骑人暴扣。

    &bsp;“来自帕特里克的凶猛扣篮!”

    &bsp;“这是献给你的,纽约!”

    &bsp;尤因怒吼着,这不仅仅是一记令人崩溃的扣篮,还连带着造成了米尔斯的犯规。

    &bsp;柯林斯不断地嚼着口香糖,形式急转直下,他没反应过来,他觉得比赛才刚刚开始,他们有充足的时间回过神。

    &bsp;他的想法,正是许多从第一秒就进入垃圾时间的垃圾比赛的源头。

    &bsp;主教练没意识到比赛正在走向毁灭,他们以为一切尽在掌握,当他们发现情况不对的时候,球队已经被人打爆了。

    &bsp;加罚球进,比。

    &bsp;所有人都打不开的时候,老将索普主动卡位强打。

    &bsp;这就是活塞场上唯一的战术,不断地换人单挑,直到找处那个有手感的人。

    &bsp;身为一代的代表人物,索普不像乔丹等人一样重新定位了各自的位置,他是个典型的蓝领。

    &bsp;奥拉朱旺身边最好的帮手,如果需要他得分,他也可以站出来打几个球,巅峰期可以场均+,而今,他依然能在活塞稳稳地占据首发位。

    &bsp;索普顶开奥克利,近距离对准篮筐一记打板勾手。

    &bsp;不过十秒钟,哈珀前场与尤因打挡拆,来自牙买加的大猩猩挡完人并不往下走动,他停在高处,等球过来。

    &bsp;哈珀球到,尤因出手,投进。

    &bsp;“就好像是两支不同级别的球队。”

    &bsp;“终于,底特律请求了暂停。”

    &bsp;看着活塞被尼克斯一顿暴打,戴利心里很不舒服,而今,那个当初多次败在他手下的道格·柯林斯终于叫暂停了。

    &bsp;他希望对方能有个好调整。

    &bsp;柯林斯进行了比较常规的轮换调整,莫蒙尘和拉特利夫上,杜马斯和米尔斯下。

    &bsp;“莫,小心他们的防守!”杜马斯道。

    &bsp;“比公牛强?”莫蒙尘问。

    &bsp;杜马斯道:“比公牛还凶。”“我知道了。”莫蒙尘点头。

    &bsp;“比赛任务:”

    &bsp;“至少得到次助攻。”

    &bsp;“不让对手得到分以上的分数。”

    &bsp;“失误少于次。”

    &bsp;“个人技术评分达到b+。”

    &bsp;“团队技术评分达到a。”

    &bsp;一排任务从莫蒙尘面前飞翔而过。

    &bsp;

    “西奥,挡拆之后,不要内切,就在高位,我会给你传球!”

    &bsp;莫蒙尘拉着拉特利夫不断叮嘱。

    &bsp;拉特利夫有疑惑:“可是我的投篮不稳定。”

    &bsp;“如果你一直不投,你永远也练不出稳定的投篮。”莫蒙尘道,“不要犹豫!”

    &bsp;希尔给莫蒙尘发球。

    &bsp;莫蒙尘持球冲过半场,刚照面,哈珀就对他来了个充满强度与对抗的防守。

    &bsp;尼克斯的哈珀和公牛的哈珀不同。

    &bsp;公牛的哈珀是因为遇到大伤,然后又在乔丹皮彭身边,专注防守后才成为了一个好的防守者,而莫蒙尘面对的这个哈珀,那是实打实的曾经入选过二防的防守悍将。

    &bsp;“哟哟,小心啊!我可不会因为你受过那么多的伤就手下留情!”哈珀说着垃圾话,防守动作和强度一样不带减轻的。

    &bsp;哈珀正想进一步施压,但紧接着,他就被不知道哪冒出来的拉特利夫挡住了。

    &bsp;莫蒙尘的速度不快,或者说,他刻意放慢了速度,只为吸引其他人的注意,他的突破带来了许多防守人,而他的传球对象只有一个——拉特利夫高位接球,投篮命中。

    &bsp;“西奥拥有着全联盟最差的挡拆质量,你竟然被他挡住了,呵。”

    &bsp;打成战术的莫蒙尘没忘在对方的火上浇油。

    &bsp;“什么?”

    &bsp;听到这话,哈珀很愤怒,拉特利夫则很委屈。

    &bsp;我挡拆质量不好么?

    &bsp;尼克斯的进攻和活塞差不了多少,比较依赖强点单打,差距在于防守端的压力。

    &bsp;活塞提供的压力远远无法与尼克斯相提并论,又是尤因,只要他在低位卡到位置,现场的球迷就会像被人戳到g点一样兴奋地大叫。

    &bsp;如果不能及时把球给到,持球的那个人就会遭到球迷的狂嘘。

    &bsp;空间彻底拉开了,此时进去包夹风险过大,拉特利夫的队友只能站在原地看着尤因把他撕碎。

    &bsp;幸好,尤因不是奥尼尔那样的暴力狂,他不喜欢像推土机一样横冲直撞。

    &bsp;两人的身体贴在一处,突然,尤因在地上一踩,结实的身体好像装着弹簧一样跳起,就像一只漆黑的大兔子,皮球从手里拨出,拉特利夫没有反应,一点也没有。

    &bsp;“唰!”

    &bsp;“今晚的大猩猩神勇之极!”

    &bsp;“无人可挡了!这不是年的帕特,这是-赛季的帕特!”

    &bsp;莫蒙尘继续和拉特利夫挡拆,这次不再有人放他投空位,但跟出来的人不是尤因,而是奥克利。

    &bsp;“你要怎么办呢?”

    &bsp;莫蒙尘没走挡拆方向,他的突破意图被哈珀看穿,后者始终跟随,对抗不断加强。

    &bsp;他的垃圾话刚说出来,突然,莫蒙尘右脚向前一顿,背后运球过左手,闪过一条路线直切如篮下。

    &bsp;“这不是你该来的地!”

    &bsp;尤因的嘶吼声萦绕在耳旁,莫蒙尘清楚地意识到:出手等于挨帽。

    &bsp;大猩猩的长臂越来越近,莫蒙尘的瞳孔瞬间收缩。

    &bsp;“砰!”

    &bsp;“aht?”

    &bsp;所有人都有疑问,他在干什么?

    &bsp;莫蒙尘把球抛到了根本无法反弹进篮筐的高度,但那个高度,也是尤因不可触及的高度。

    &bsp;皮球落下的时候,篮下的索普跳起抓住篮球,顺势完成灌篮,于是所有人都明白了他的用意。

    &bsp;莫蒙尘因失去重心摔倒在地,想起他的伤病史,不禁让人捏了把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