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你是明珠,莫蒙尘 > 第三百零四章 不要失误哦
    “蒙尘,那个天蝎座真的有那么好用吗?”

    今天早上,莫蒙尘准备吃完早餐就去医院,突然听到以法莲提起了这事。

    以她从事的职业,问这种事一般是遇到了类似的案件,但天蝎座并没有投入应用,连第一例手术都因为病人家属的质疑而难以进行,她是怎么知道的?

    雅维·特夫丹拉这个白痴觉得它很好用就行了呀。

    莫蒙尘心里是这么想,但答复以法莲的话却是:“任何一款医学器具在投入使用前都不适合评价它。”

    “那你觉得呢?”

    我觉得不行。

    莫蒙尘道:“我希望它真如宣传的那么好用,那样会让医生省心很多,也会让许多患者免受二尖瓣疾病的困扰。”

    以法莲不再问了,她毕竟不是从医人士。

    如果连以法莲都听说了天蝎座,可见特夫丹拉下了多大的血本做宣传。

    他们就不怕失败吗?

    莫蒙尘不知道的是,雅维·特夫丹拉在研制出天蝎座之后,将一切都押在了这款产品上,他变卖资产,集中资源用于宣传,如今这场手术中途停滞,最着急的不是别人,正是特夫丹拉制药公司。

    圣路西法医院

    天蝎座二尖瓣手术迎来了转机,或者说是噩耗,伊丽莎白·哈贝尔病情加剧,在家中休克,如果不是家人及时发现,后果难料。

    “冰人虽然抢救了过来,但她现在很虚弱,已经失去了接受正规手术的可能。”

    “也就是说”

    奥拉贡多耶迟疑了下。

    “没错,她只能铤而走险,接受天蝎座手术。”外科主任埃梅特·卡迪纳尔分析了哈贝尔的病情。

    莫蒙尘全程没有发言,只是盯着哈贝尔的造影t。

    “莫医生,你有什么看法吗?”

    诺亚·西弗斯可不希望莫蒙尘作壁上观,这里虽然拥有比他资格更老的医生,但没有一个拥有他那样的医术。

    “莫医生?”

    莫蒙尘放下t相片,西弗斯这才看清了他的脸。

    莫蒙尘道:“如你们所说,她的身体状况不容乐观,无法接受正规的二尖瓣置换术,所以如果雅维·特夫丹拉先生没有吹牛的话,天蝎座是她唯一的选择,但是首先他们得征得病人的同意。”

    “这点请你们放心。”圣何塞的代表说,“之前她还有退路,现在他们已经无路可退。”

    这种话作为医生说出来真的好吗?

    “无路可退?”莫蒙尘笑问。

    圣何塞的代表点头道:“是的,只有天蝎座可以救伊丽莎白。”

    莫蒙尘不同意,也不反驳,由着他继续说,直到最后也没有再插话。

    “真的没办法了吗?”

    散会后,西弗斯询问莫蒙尘。

    因为我更想见证一场伟大的医学盛会,所以。

    “是的。”莫蒙尘点头。

    他明明给出了明确的回答,西弗斯却总觉得这里面有其他的文章,但她又说不出什么。

    “看来病人的性命只能托付给这个从未实验过的仪器了,希望特夫丹拉这次靠谱一点。”

    想起特夫丹拉之前发生的药品丑闻,西弗斯对他们的天蝎座也深表怀疑,再加上他们还有个喜欢死缠烂打的白痴老板,她对这家公司的印象就更差了。

    如果病人要把性命托付给这个没人用过的仪器,那恐怕是嫌活得太长了

    莫蒙尘什么也没说,拿着伊丽莎白的造影t,装到文件包里,转身走出了房间。

    1211

    这是伊丽莎白·哈贝尔的房间。

    “哈贝尔女士,这是莫医生,我们医院最好的医生。”护士给病人介绍道。

    伊丽莎白戴着氧气罩,她睁眼看了莫蒙尘一下。

    “情况如何?”莫蒙尘问道。

    特夫丹拉好圣何塞的人马上要来游说了,他想看看伊丽莎白的身体状况。

    护士说道:“不好不坏。”

    就是没有任何的变化,这种时候祈求她的身体状况恢复是不现实的,不进一步恶化已经是万幸了。

    伊丽莎白请求将氧气罩拿掉。

    “那就拿掉五分钟?”护士问。

    伊丽莎白点头。

    于是,护士拿下了她的氧气罩。

    “莫医生,我听说你做手术从不失败”伊丽莎白委婉地问。

    莫蒙尘回复道:“目前还未失败过。”

    “那我可以请你为我做手术吗?”伊丽莎白问道。

    莫蒙尘淡淡地道:“这个情况很复杂,我不能答应你这个要求,而且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已经无法承受正规手术。”

    “那个天蝎座真的有用吗?”伊丽莎白为难地问。

    “有用。”

    要看谁来用,比如我。

    这时,游说大军已经到了,特夫丹拉和圣何塞的代表很有信心让哈贝尔点头。

    莫蒙尘如同佛像一样木然地坐在旁边,他们则火力全开地游说,各种好听的话都说了一个遍。

    “如上所述,正常的二尖瓣手术需要四个小时以上的手术时间,如果使用天蝎座,我们有把握在一个小时内完成手术。”

    “而且,您的身体负担也会大大减少。”

    说完这些,圣何塞的代表将手术意向书拿到哈贝尔的面前:“如果您同意的话,请在这个位置上签名。”

    伊丽莎白的脸上苍白,嘴唇破裂,看着很是虚弱,她睁大眼看着手术意向书。

    病房内极其安静,如果两人紧密相贴的话,或许能够听到对方的心跳声。

    成败在此一举。

    伊丽莎白的目光转向坐在角落的莫蒙尘,她示意护士拿掉氧气罩。

    “莫医生。”

    众人一起看去。

    莫蒙尘还坐在那,表情如初,静如湖面。

    “我在。”

    莫蒙尘站起身,走到病床前。

    伊丽莎白虚弱的脸上失去了所有的生气,但她的双眼依然有着光明,那散发出光明的瞳孔,闪烁着希望之光。

    她面前的这个年轻医生,是她所有的希望。

    “我想听听你的看法。”她说。

    被病人依赖,成为他人的希望,甚至是生还的唯一稻草,这种感觉只有当医生才会有。

    刚入门时,实习医生们会因为帮助到他人,甚至救回病人的性命而获得巨大的满足。

    但只要出现问题,只要有一条生命从手上飞逝,那种感觉就会消失。

    对于这种情感,也会选择拒绝。

    莫蒙尘迟疑了一秒,然后选择直面伊丽莎白眼中的希望,坚定地说:“我觉得你应该接受。”

    因为手术一定会成功。

    我保证。

    莫蒙尘的回答打消了伊丽莎白的疑虑,她在手术意向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这一幕让圣何塞的代表和特夫丹拉的说客们脸色很是难看,为了说服伊丽莎白,他们前前后后忙活了几个月,拖到对方病情恶化。

    即使是这样,如果莫蒙尘刚才的回答是“你不应该接受”,事情也会向极端的方向发展。

    他们努力了几个月,最后竟然不如这个男人短短的一句话管用。

    doro。

    众人在心里念了一遍这个响彻全美的外号。

    大家知道他是伊森,自然也知道他是doro,更知道他是莫蒙尘。

    他是球员,他是医生,他是歌手。

    所有人都低估了这个名字在病人心中的分量。

    圣何塞的首席外科医生罗伯托·门德斯在病房外与莫蒙尘见面:“你好,我是罗伯特·门德斯,圣何塞医院的医生。”

    他伸出手

    “恕我冒昧。”莫蒙尘没把手伸出来,“你到圣路西法医院之后洗手了吗?”

    门德斯微怒,他可是医生,比任何人都注重卫生:“来之前洗过。”

    他压低怒火,沉声回答。

    “恕我无礼,我不能与你握手。你也知道,圣何塞位于工业区,那里的空气弥漫着各种化学成分,想必你的手此刻已经沾满细菌,所以我不能与你握手,因为我待会儿还要做一场手术。”莫蒙尘一点也不遗憾地拿出伊丽莎白的造影t,“幸好我们不是朋友,不然这就太让人尴尬了。”

    门德斯早已听过莫蒙尘的名字,他知道此人性格傲慢,几乎看不起任何医生,但他没想到会到这个程度。

    岂止是傲慢?简直目中无人!

    “我早就看过了!”门德斯已然掩饰不住心中的怒火。

    “有发现问题吗?”莫蒙尘问。

    门德斯喝问:“有什么问题?你告诉我有什么问题!?”

    “我很肯定你没看仔细,听我一句劝,再看一遍。”

    莫蒙尘为了不与门德斯发生接触,竟然把t相片放到了地上:“好好准备吧,罗伯特·门罗医生。”

    我他妈叫罗伯托·门德斯!

    门德斯给了莫蒙尘一道死亡之眸,但后者连看也没看他,缓缓地走出了这个区域。

    大气不敢出的罗梅恩·奥拉贡多耶连忙把造影t捡起来放到门德斯的手上,然后追上莫蒙尘。

    “傲慢的杂种!”

    t相片被门德斯捏得扭曲,最终被他扔进垃圾箱。

    “莫医生,你今天不是没有手术吗?”奥拉贡多耶不知道莫蒙尘为什么要撒谎。

    为了让那个白痴不高兴,就这么简单。

    莫蒙尘道:“你有手术。”

    “我”奥拉贡多耶今天将进一场重大手术,作为实习生,这是难得的机会。

    突然,她意识到莫蒙尘这番话的含义。

    “难道你想”

    莫蒙尘贴近她,不知道的会以为这两人要来个热吻:“没错,我做你的助理。”

    奥拉贡多耶屏息。

    “不要失误。”

    莫蒙尘一个转身“突破”奥拉贡多耶,继续向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