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你是明珠,莫蒙尘 > 第二百六十四章 笑里带脏字
    比赛,采访,赛后总结。

    对nba球员来说,这是寻常的一天。

    因为今天是季后赛,因为今天是季后赛第四场,因为今天是他们淘汰了亚特兰大老鹰的夜晚,因为这是球队时隔六年再次晋级半决赛的夜晚,因为这是莫蒙尘第一次在季后赛命中绝杀的夜晚。

    寻常的一天,也变得特别了。

    莫蒙尘像平时那样,集中精力,就好像这些事情都不能让他感到疲劳,他像机器人一样应付着所有的事情。

    直到最后,他终于累了。

    在停车场,他的疲态尽显无疑。

    只有一个人看到了这样子的他。

    “恭喜你,老板。”

    梅黛拉说。

    “以法莲他们走了吗?”因为赛后还要做许多事情,莫蒙尘让以法莲和阿德里安先回家。

    梅黛拉点头说:“嗯,已经走了。”

    听到这句话,莫蒙尘也不再强撑,进入副驾驶座,闭上眼睛:“回家吧。”

    “你们今晚打得很好。”

    “我知道。”

    莫蒙尘闭着眼,随便应付她一句,他以为梅黛拉会适可而止。

    梅黛拉继续说:“你的绝杀球很漂亮,没有给对手任何机会,他们接下来一整年都会记住那一球。”

    “我知道。”

    如果梅黛拉机敏一点,她肯定能够察觉到语气里的不耐烦。

    “就是不知道格兰特能不能在半决赛复出,如果可以的话”

    “你够了。”莫蒙尘睁眼,道,“不要没话找话。”

    “哦。”

    梅黛拉闭上嘴,安静地开车。

    她突然不说话,莫蒙尘也不习惯,可是现在他不想听到任何声音,但不说话的梅黛拉也就不是梅黛拉了。

    这个笨手笨脚,大大咧咧的女人,难道不就是为聒噪而生的吗?

    加里顿公寓

    250

    莫蒙尘进入其中,地上多出了一双鞋子,莫蒙尘知道以法莲也在。

    他现在还有体力办那事吗?

    给他一张床,他都不需要一分钟就能睡去,疲惫这个词可以诠释此时的他,睡魔也梦魇正在招手,他抗拒不了,除非以法莲穿上酒红色的情趣内衣。

    莫蒙尘打开自己的房间,奇怪的是,他没看见以法莲。

    莫蒙尘揉揉眼睛,掀开被子,隐隐有些预感,当他看见以法莲衣不蔽体地藏在被窝里,那感觉无助极了。

    “莫医生,你想睡觉吗?”以法莲笑问。

    莫蒙尘难过地笑道:“我们可以只睡觉吗?”

    “如果你忍得住的话,我没意见。”

    “你这样子我就要给你技术犯规了。”

    一段含有404警告的不良片段发生之后,莫蒙尘和以法莲各自侧身,面朝彼此,沉沉地睡去。

    莫蒙尘睡了个懒觉。

    他许久没这么睡了,昨晚他把自己搞得筋疲力尽,以至于第二天罕见地赖在床上不肯起来。

    不想去医院,不想吃早餐,不想训练,只想在床上睡觉,直到死去。

    这种幼稚的想法时隔几十年,再次出现在莫蒙尘的脑海中。

    阿德里安惊恐地跑进他的房间,那眼睛瞪得像是有一个恐怖的红衣女在追他;“莫医生,快起来,姐姐要给我们做早餐了!”

    “我起来了!”

    莫蒙尘一脚踢开被子。

    像奇迹一样,起床后,他想到了赖床的种种恐怖后果,其中对他损害最大的一项是体重。

    如果不吃早餐,再加上昨晚消耗过大,这一来一回,掉个二三斤肉都是可能的。

    想想自己为了增重付出了多少?

    懒惰简直是世间最可耻的事情。

    莫蒙尘洗漱完毕,精神奕奕地走出房间,却看见以法莲和梅黛拉两个人挂着厨衣正在准备早餐。

    “蒙尘,早安。”

    以法莲的中文越来越标准了。

    虽然她就会说这两个字。

    莫蒙尘笑着点头,然后怀疑地看着梅黛拉:“你在干嘛?”

    “以法莲请我来帮忙,因为我那似乎永远都不会倒下的老板累坏了。”梅黛拉得意地说。

    阿德里安捏着莫蒙尘的手臂:“莫医生,你真的不做早餐吗?”

    莫蒙尘本想亲自动手,但是看见以法莲和梅黛拉这么认真的做早餐,自诩开明的他,感觉信任在此刻是很有必要的。

    因此,他低头对着11岁的男孩说:“阿德里安,我们应该给你姐姐一个机会,她会证明自己的。”要求不高,能吃就行。

    “姐姐做的东西明明很难吃,为什么”阿德里安唯恐以法莲听见,以极小极小的声音说道。

    莫蒙尘说:“没有人一开始就能把东西做得很好吃。”除了我。

    阿德里安不明白莫蒙尘为什么要自取死路,但既然莫蒙尘心意已决,他又能怎么办?

    “莫医生,以后你可以教我下厨吗?”阿德里安深切地领会到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是一句多么正确的恒言。

    莫蒙尘道:“当然可以,等你再大一点。”

    “要多大呢?”

    “起码不能比阿蜜尔矮”

    “可是阿蜜尔又不是很高”

    梅黛拉越听也不对劲,回头一看,男人和男孩居然在评论她的身高。

    “专注点好吗?”莫蒙尘呵斥道。

    这把梅黛拉气得直接拿起菜刀,将眼前的一整块肉当成莫蒙尘,一刀一刀地剁下去,堪比《日在学园》最刺激的一幕——心机婊爆捅渣男。

    莫蒙尘打开电视,看能不能收到战报。

    首轮已经进行到第四场,但半决赛还没有开赛的具体日期,因为东西部都有球队还没结束战斗。

    有几支球队把比赛拖到了最后一场。

    因此,活塞队还有几天的时间可以休息,希尔也有几天的时间可以恢复。

    看到这个,莫蒙尘想起了半决赛的对手。

    公牛。

    连他自己都不把活塞看成是争冠球队,所以也没把公牛当成对手,如今真的要对上,他们当然不会坐以待毙。

    只是,如何才能把公牛拖下马,或者说,让他们陷入苦战?

    对公牛,包括他在内,活塞都没有任何的准备。

    常规赛的那三场失利或者可以给他们带来一些优势。

    公牛会小看他们吗?

    他们是否能够利用这一点去做些什么?

    未知,有许多事情都是未知的。

    他陷入沉思,阿德里安也学着他的样子,陷入了另一种思考:姐姐做的东西好吃?还是阿蜜尔做的东西好吃?

    “来了,爱心三明治!”

    以法莲和梅黛拉合作的早餐出炉了。

    陷于深思的莫蒙尘木然地拿起三明治,慢慢地吃着。

    他想得太多,也没品出这三明治是什么味道。

    “老板,怎么样?我和以法莲的合作肯定是1+1大于2吧?”梅黛拉对自己的手艺信心十足。

    以法莲也一脸热切地看着他们,因为这顿早餐有梅黛拉帮忙,她什么错也没犯,应该是很可口的。

    “好吃。”

    莫蒙尘简单地评价,其实他由于分心什么味都没尝出来。

    阿德里安给了个中评:“有点甜。”

    “美食家阿德里安,你不知道甜就是正义吗?”莫蒙尘希望这个小鬼在惹恼两个费尽心思做早餐只想听到一句好评的女人之前,可以闭上他的嘴,虽然这三明治真的很甜。

    都说美国人的味蕾因为长年累月的剧烈甜食熏陶之下已经出现问题了,但,连阿德里安这种土生土长的美国孩子都觉得这三明治舔的过分,你就可以想象这三明治到底是有多甜了。

    莫蒙尘佩服自己的毅力,他居然能吃完这一整块三明治。

    出门之前,莫蒙尘让梅黛拉把今天的计划给他看。

    早上一台手术。

    中午希尔复查。

    下午训练。

    晚上无事可做。

    “我想不出来~”

    “这件事是否只能如此~”

    莫蒙尘哼着他新写的歌,准备出门,以法莲猛地抬起头:“好听!”

    “谢谢这位女士的点评,你真有品位。”

    莫蒙尘发现他的脑海中总是充斥着一些好听的旋律,有些是前世听过的歌曲,有些则不是。

    为了准备明年的新专辑,他最近也用业余的时间写了一些词,但有感觉的只有几首,这是其中之一。

    “我去医院了。”

    以法莲吻别莫蒙尘。

    “路上小心。”

    莫蒙尘去医院的路上,看见平时来往的街道上出现了许多新的海报。

    那些海报的主角是他。

    是他昨晚在投出绝杀之后,面对镜头做出的“请见证”。

    请见证。

    这已经成为了他的个人符号,无数人为他疯狂,他的表现也因此霸占了今日多家媒体的头条。

    同时,这场比赛也为他吸粉无数,间接带动了球鞋的销量。

    不知道等伊森的身份曝光之后,会是一番怎样的景象?

    莫蒙尘心想。

    他有些期待那一天,也有些忐忑,因为他的唱功并不是很好,虽然他一直都在练,但到现在为止也只是差不多合格的水准,依然算是录音棚歌手。

    伊森拒绝各大唱片公司的消息已经传遍世界,全世界的乐迷都在讨论这件事。

    他想干什么?

    他会签约哪家公司?

    他想单干吗?

    还有人们最热衷的一个问题:他到底是谁?

    “莫医生,早上好。”

    “早,莫医生。”

    一路走来,不断有人向他问好,甚至有球迷不惜在圣路西法医院的门口通宵等他。

    球迷的盛情让人感动,也让人心烦。

    他们的反应说明莫蒙尘的确多出了许多球迷,球迷一多,狂热球迷的数量也增多了。

    什么是狂热球迷?

    闲的没事干就是想和你套近乎,哪怕跟在后面吃土也无怨无悔的白痴,就是狂热球迷。

    即使心中给他们如此差评,莫蒙尘也要面带微笑。

    就是不知道这帮球迷能不能从他这僵硬的笑容中读到呼之欲出的脏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