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你是明珠,莫蒙尘 > 第二百五十五章 水落石出
    98比94

    缺少希尔的第四节,活塞队坚持到最后。

    比赛揭结果在终场前一分钟,莫蒙尘的三分不中就决定了。

    今晚的莫蒙尘,三分球七投六中,他投失了最后一投,他也不能像希尔那样利用强横的个人能力破局。

    4分之差,他们丢掉了第一个主场。

    20分7篮板7助攻,莫蒙尘的数据并不差,但他们输了,所以数据没什么意义。

    他更想知道希尔的伤势,怀斯在第四节刚开始的时候就把他带到医院去了。

    “关于这场比赛,我没什么可说的,裁判对待比赛的方式让我们感受到不到主场的存在。”

    柯林斯抱怨着裁判的尺度。

    “是我的责任,如果我可以投进最后的三分球,结果会有所不同。”

    谈及比赛,莫蒙尘没有寻找其他的借口,表现得远比柯林斯洒脱。

    “每个人都是不同的,裁判的吹罚尺度也一样,我们不能去改变什么。”

    对待裁判的判罚也是如此。

    “doro比起道格·柯林斯更像个主教练。”

    类似的风评开始出现。

    莫蒙尘让以法莲他们先行回去,他还得去医院探望希尔。

    柯林斯也心情忐忑,因为如果希尔伤势严重的话,怀斯就有正当的理由不让他出场了。

    而且,他之前和希尔私下达成的协议也有可能败露。

    鼓动球员带伤出赛?这件事要是传开,他无法想象自己的未来会变成什么样。

    莫蒙尘、杜马斯与柯林斯一同前往医院,其他人则回家休息。

    为了确切地了解希尔的伤情,莫蒙尘特意让怀斯带着希尔去他的地盘——圣路西法医院。

    “不是圣何塞医疗中心?”

    柯林斯困惑地看着圣路西法医院的标识,因为圣何塞医疗中心和活塞队有合作关系,他们可以为球员提供最好的医疗条件。

    “只是抽筋,圣路西法有最先进的设备,”莫蒙尘笑道,“我们这的医学器材连梅奥诊所都羡慕。”

    杜马斯道“想必你出了不少力吧?”

    莫蒙尘对此并不否认“一些有权有势的病人为了回报医院会提供一些资助,凭借这些资助,圣路西法购进了世界上最先进的设备。”

    “这这不符合规矩。”柯林斯只能这么说。

    莫蒙尘笑道“一定符合规矩,格兰特只在这里做检查,如果需要就医,可以转去圣何塞——合作协议上应该没有我们连身体检查都要去圣何塞这种硬性规定吧?”

    莫蒙尘的表情让柯林斯更不安了。

    难道他已经知道了?不,如果他知道了不会表现得这么平静。

    柯林斯越抗拒圣路西法,莫蒙尘心中的疑惑越多。

    柯林斯不像是喜欢遵守条条框框的人,为什么对这件事这么抗拒?

    “莫医生,晚上好。”

    见莫蒙尘到来,许多值班医生和护士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晚上要在圣路西法医院看见莫蒙尘只能通过电视,如果活塞队有比赛的话。

    “怎么样?”莫蒙尘问。

    怀斯看了柯林斯一眼,有莫蒙尘和杜马斯在,他硬气了许多“结果马上就出来了,希望好运。”

    说出好运这个词的时候,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柯林斯。

    “格兰特,你觉得怎样?”柯林斯有种身陷狼群的感觉,怀斯对他充满敌意,莫蒙尘也与他对立,杜马斯对谁都态度暧昧,但他肯定偏向于莫蒙尘,唯一一个关系和他称得上融洽的,只有希尔。

    他真的很后悔,当初千不该万不该和球员阵营里最好相处的人交恶。

    这个高材生不就是话比较多吗?

    希尔道“我感觉没什么问题。”

    “那就好。”柯林斯心里稍安。

    莫蒙尘独自进入检验室。

    “如何?”莫蒙尘问。

    看见莫蒙尘,里面的医生尽皆起身。

    他们都知道莫蒙尘为希尔而来,领班的医生叫劳拉·伊蕾,她回答道“情况还算乐观,没有伤及骨头,各个部位都没有结构性的损伤。”

    “但他这个部位有些异样。”伊蕾把部分结果交给莫蒙尘,“一般出现这些问题的病人都会出现脚踝麻痹和酸痛,而且,他的右脚脚踝看起来出现了一些问题,应该有很长时间都是带着极大的疲劳,也就是所谓的麻痹感在运动,但格兰特声称他没有这些感觉。”

    “他声称?”

    莫蒙尘眼睛一挑,盯着伊蕾。

    伊蕾笑道“我至少看过三千份报告,我的判断不会有错。”

    “他为什么要隐瞒伤情?”莫蒙尘问。

    伊蕾道“这个就要问你了,他是你的队友。”

    蠢货

    莫蒙尘问道“还有什么结果没出来?”

    “小腿的部分检查报告正在加急检测,还要再等十分钟。”

    “好,有劳了。”

    莫蒙尘拿着已经出炉的报告走了出来,交给怀斯。

    “无结构损伤。”

    “无磨损。”

    “无撕裂。”

    “无拉伤。”

    “没有任何症状?”

    怀斯怒道“这怎么可能?”

    “是啊,”莫蒙尘回头看向希尔,在灯光黯淡的走廊内,他的眼睛就像可以杀人的凶器,聚集了怒火与怨气,还有些憋屈,“这怎么可能?”

    柯林斯知道希尔顶不住莫蒙尘的逼问,他开口道“大卫,莫,格兰特没事,你们应该高兴才对,怎么”

    “你是医生?”莫蒙尘喝问。

    柯林斯怔住,“我”

    “你是医生?”莫蒙尘再次喝问。

    “我不是”

    “你会看病?”莫蒙尘嘶吼着问道,“告诉我你会不会看病?”

    柯林斯被吼得肝胆皆碎,仿佛被人看穿了心事,他能够感受到莫蒙尘的震怒,以至于此刻竟然连维护主教练的威严都做不到,“我不会”

    “那就给我闭嘴!”

    莫蒙尘面如寒铁地走到希尔的身前,居高临下寒声问道“告诉我,你是如何做到在积劳已久的右脚发生抽筋后,检查报告上没有显示任何症状的?天才,告诉我你怎么办到的!”

    “我说没有,”希尔咬了下嘴唇,“就没有。”

    “好吧,看来这个检查不够彻底,这些报告无法反应出你这令人惊奇的骨骼究竟出了什么问题,不如这样吧,你再做个核磁共振,做完你就可以回去了。”莫蒙尘在笑,但他的面容充斥愤怒,“即使你是他妈的托尼·史塔克在核磁共振面前也无所遁形,明天我们就能知道你这只该死他的右脚到底怎么了!”

    希尔对其他三人说“请你们回避一下。”

    怀斯第一个走人。

    杜马斯跟上,小声询问希尔的情况。

    柯林斯依依不舍,他不知道把希尔留在莫蒙尘这里会发生什么。

    他会把一切都说出来吗?

    如果希尔都交代了,莫蒙尘会怎么办?

    柯林斯就像触怒君王的臣子,心中七上八下,最后一个走开。

    “这里是医院,你大呼小叫的不好。”希尔说。

    “你让我以后如何相信你?”莫蒙尘问道,“我说了,我无保留地信任你,但你是却不信任我!你以为球队没了你就不行?你以为我没了你就不能打比赛?你以为没了你,我们就赢不了比赛吗?你这个该死的蠢货,自私的混蛋!”

    希尔道“我相信你,莫。”

    “你相信我?然后宁愿冒着伤势加剧的风险也要上场比赛?”莫蒙尘逼问。

    “因为我知道你如果听说了这件事,一定会阻止我出赛,但我觉我还可以,当时我们的情况也不稳定,我们刚刚结束了队内的分歧,正要重新上路”希尔道,“我不能在那个时候离开你们,我绝对不是不相信你们,我只是”

    莫蒙尘盯着他“这件事,还有谁知道?”

    希尔本想独自揽下此事,当他的目光与莫蒙尘相对,他便知道这件事已经瞒不下去了。

    “道格。”希尔说。

    莫蒙尘冷冷地笑了下“那我倒是想知道在你逞英雄这件事情上,我们的主教练先生扮演了一个怎样的角色?请求你拯救他的可怜虫?为了你的前途不惜与你吵架却仍然无法说服你的长者?还是一边卖可怜一边引诱你带伤上场的狗杂碎?”

    希尔刚要开口。

    莫蒙尘挥手打断了他;“算了,我比你更了解他。”

    “根据这份检查结果,你的脚踝应该会出现酸痛,并且在走动的时候感知不到骨骼运动,没错吧?”

    “是。”

    希尔再无保留。

    “下一场,你休战。”莫蒙尘说。

    希尔道“可是,我打了这么多场,伤势并没有加剧,只要我小心一点”

    “相信我!”莫蒙尘对他说,“你休息几天,我们会赢下第四场。”

    希尔本季场均26+10+6,毫无争议的队内绝对核心。

    他如果缺战,球队如何与老鹰抗衡?

    希尔思索再三,他知道他已经辜负了莫蒙尘一次。

    “我相信你。”希尔说。

    “你听好了,这你是最后一次骗我。”

    莫蒙尘看起来还有些余怒,他愤愤不平地说“如果再有一次”

    “不会,再也不会了。”希尔肯地说。

    “那么,道格那里”他不希望在季后赛期间后院起火。

    莫蒙尘也不希望。

    “暂时,我会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莫蒙尘说罢,伊蕾带着另一份报告出来了。

    见状,柯林斯和怀斯、杜马斯一起走了过来。

    看着柯林斯,莫蒙尘在心里说“只是暂时。”